书画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帖
 

7万

积分

12

好友

994

主题
发表于 2011-2-17 14:33:47 | 查看: 19808| 回复: 21
          雅静幽淡  秀逸天真
                       ——读蒋金岳水墨花鸟画
        文/耀文星(中国书协主席沈鹏课题班学术秘书、中央美院张立辰高研班学术秘书)
        辛卯新正,老友蒋金岳先生在网上以一批花鸟画新作照片见示,该批作品纯为水墨,笔墨间充溢着一股幽静之气。在这种辞旧迎新的日子里,户外是连绵不断的爆竹声、喧闹声,灯火良宵,鱼龙百戏,蒋君却有如此的逸趣,闭门读书、写字、画画,可见其定力之强,抑或外表热情、开朗的他,内心世界却是如此的淡定从容。
        我与蒋金岳先生相识数载,一直视其为良师益友,他这个人,经历过人,精力也过人,年轻的时候由铁路职工而远游大西北,在风烟沙漠中战天斗地,锻炼人生的品格,也锻炼了一身的肌肉。从西北归故乡钱塘,埋首书画艺术,转眼间,又是几十个春秋。他的书法擅长小楷,得力于《宣示表》、《荐季直表》、《黄庭经》、《乐毅论》诸帖,并参敦煌写经及魏碑墓志笔意,写得古拙沉厚,与世人习见的漂亮、轻佻的小楷书,拉开了距离。绘画上他嗜写意花鸟画,曾问教于浙派花鸟画名家何水法先生。蒋金岳的花鸟画总的来说是擅长小写意,走的是文人画幽淡一路,笔致松秀,疏朗放逸,具有潇洒的情趣。而对于其近作水墨花鸟画,我以为不论是在笔墨、画法、画理、情趣、气韵等多方面去看,较他以前的作品已经取得了明显的进步与突破,这是可以肯定的。对于一个出于艺术发展进程中的中青年书画家,我们并不需要急着下定论,而是要看他艺术的状态和发展的方向,在这一点上,蒋金岳值得我们看好。
        蒋金岳的这批水墨花鸟画首先引起我思考的是中国画笔墨与色彩之间的关系。中国画是笔墨的艺术,没有什么能比“笔墨”二字更能体现中国画的文化属性和艺术特点,对于中国画笔墨的理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细微与精致的视觉形象传达过程、审美过程,在这里面,墨,作为一个单一的色调,所起的作用尤其值得我们思考。古人说“墨分五彩”,就是说作为中国画的主色“墨”,因为水分和用笔的速度节奏的不同,是可以产生非常复杂和微妙的视觉体验的。“墨”独具的幽昧、绵邈,反映了民族文化的幽邈,老子以玄常寄极,孔子曰绘事后素,中国文化所独具的精神,正是在墨的纷繁变化中展现。所以中国文人画往往是不着一色,却在水墨中尽得风流。唐人王维说“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水墨一派,实际上也是中国文人画的一条主线。然而近现代以来的绘画,我们所看到的是水墨的逐渐失落,傍之越来越多的色彩的运用,正如本师曾来德先生说的“墨的流失如同水土流失”,这背后是不是也是一种传统文化日渐荼蘼的征兆呢?或者说,是新兴的市民趣味逐渐取代中国画的文人精英趣味。当然,在今天这样一个文化多元的时代,我们不能断然的否定市民趣味,或者认定其是一种“俗格”而打入冷宫,我们需要的思考的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传统的文人精英的审美品位与现象人的心性是否能找到一种新的连结点,而不是仅仅的在发一种“思古之幽情”,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蒋金岳的水墨花鸟画创作,也正在这个意义上,彰显出价值。因为蒋金岳毕竟是一个现代人,他不是说要在水墨花鸟创作画中完成从现代人到古代士大夫的身份转换,但他能在体味古人优雅淡逸的笔墨情致中,得到心灵的平静,同时,也为现代的观众、接受者创造出品读那种精致品格的载体。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古人的情操、精神旨趣不就与现代人产生了连接了吗?
       其次,蒋金岳的水墨花鸟画艺术本身也具有其独特的艺术品质。他的水墨花鸟画有着坚实的传统笔墨功夫,用笔随意,墨气沉稳,画面韵味含蓄而丰富,意境清新淡远,体现出一种诗的意境、禅的意趣。从中国花鸟画的源流上说,有所谓“徐黄异体”,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载:“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不惟各言其志,盖耳目所习,得之于心,应之于手也”。蒋金岳的水墨花鸟画,显然是在他的作品中,属于徐熙野逸一路,此外,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也仿佛能读到王冕、夏昶、陈白阳、恽南田等先贤的姿影。他在创作花鸟画的过程,以苍劲有力的线条勾勒起手,笔法细谨精致,再加以沉稳的水墨渲染,或者反其道而行之,先以没骨起手,再加勾皴,综合笔与墨、线与面,创造出一种笔法透逸、格调清雅的艺术风格。值得注意的是,蒋金岳的水墨花鸟画在造型上有文人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追求,却没有脱离形一味追求所谓意,成为文人笔墨游戏,而是在充分研究客观物象的特点上,与写生的基础上,进行艺术的再创作,以期传神写照,进而达到气韵生动的艺术效果。这又使得他的水墨花鸟画艺术在古人的笔墨品位的基础上,又多了一种鲜活的生活气息。他对各种花草甚至蔬果,都寄予着深厚的感情,他通过艺术将这种感情外化为作品,故而具有直接的感动人心力量。
        前文说过,蒋金岳还是一个书法家,那么对于他的水墨花鸟画艺术成绩的取得,书法起到非常至关重要的作用。首先书法解决了用笔,他笔下那种坚韧、有弹性、苍毛的小细线,如果不是他有着日积月累的小楷功夫,是很难画的出来的,这说白了就是一种对毛笔的控制能力,笔墨笔墨,非笔无以运墨,而书法所训练的正是这种控制能力。其次,在蒋金岳的作品中,他的题款构成了画面的一部分,与画面相得益彰,这就需要题款的字本身必须具备审美属性。当代很多画家画的尚可,一题款,全盘皆输,这是值得注意的。中国画画面中题写的诗文与书法,有助于补充深化绘画的意境,也是画家借以表达感情、增强绘画艺术感染力的重要手段。所以款书作为画面的构成形式,也需要充分考虑其大小、面积、位置、空白,不仅仅是把空白补满而已,题款是非常考验一个画家的综合素质与能力的,在这方面,蒋金岳就高出一般画家很多。如果接下去再能在款书的文学性上加强,多用自作诗文,将诗、书、画、印融为一体,那就更妙了。
        蒋金岳嘱我为其水墨花鸟画集撰文,因为近日纠缠于俗务,一直未能动笔。草草成篇,不知能否对世人了解蒋金岳的艺术起到有一点帮助作用。前文说过,对于艺术探索进程中艺术家,我们不要急于下结论,而是要看到他的前景与未来,对于蒋金岳花鸟画艺术的前景,我个人是抱有信心的。希望他沿着自己的路一直往下走,不断丰富艺术的表现力,在中国水墨花鸟的传承与发展上,作出自己的贡献。
                                                                 2010216 文星于京华石垢居
发表于 2011-2-17 14:35:18
未命名.jpg
发表于 2011-2-17 14:35:58
未命名1.jpg
发表于 2011-2-17 14:36:11
未命名2.jpg
发表于 2011-2-17 14:37:02
未命名3.jpg
发表于 2011-2-17 14:37:13
未命名4.jpg
发表于 2011-2-17 14:37:40
未命名5.jpg
发表于 2011-2-17 14:38:02
未命名6.jpg
发表于 2011-2-17 14:38:17
未命名7.jpg
发表于 2011-2-17 14:38:28
未命名8.jpg

手机版|书画村 ( 晋ICP备12009340号-5 )  

GMT+8, 2017-10-21 00:49 , Processed in 0.58054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design by bugplexus © 2001-2012 shuhuacu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